欢迎来到公海710线路

当前位置:首页
> 资讯中心 > 重点报道

有夜雨和晨星作证

发布日期:2019-02-25 信息来源:三公司 作者:文/图 亚靖 字号:[ ] 分享

    这是一篇青春的故事。

    佛山泛悦公馆项目部是一个青春的团队。九零后便有十二位,其中九五后占了七个。他们有男有女,分布在技术、生产、安全、财务、商务、办公室各个岗位,像一群嗡嗡振翅的小蜜蜂,给项目部带来勃勃生机。白日自不必说,夜晚也在项目上出没。

    2019年春节假期结束,大家陆续回返,一一就位。开完节后安全联合检查会,各项工作按部就班,工程部恢复了轮流值夜班的规制。

    佛山的春天,大雨小雨如珠如线,雨箭风哨也利且缠,蓬草、花树、榕根、棕榈成涛涌浪,旗帜、飞鸟翔鼓漫天。生产调度部九五后小哥哥吴睿,便就着这风这雨踏歌擎诗地去现场值了春节后项目的第一个夜班。每两个小时拍一张照片,在工作群里汇报现场进度。建设单位佛山泛悦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在群里一气点了三个赞,嘱咐道“注意安全!请各参建单位各司其职!”。

    淅淅沥沥、噼里啪啦的前半夜过去,后半夜雨停了。凌晨五点多,吴睿走回宿舍。正是风褪雨歇、晓漫云遮的清曦时候,就像工地上很多个值夜一样,又是但司其职的平平一晚。

    干活吃饭,尽职拿钱,吃苦抱怨。这群年纪轻轻的工地人,对自己的工作有着通俗本分的认知。他们想着一日三餐,惦记着每月发钱,也在插科打诨的时候满腹抱怨。但他们也记得干活才有饭碗,工作时个个埋头不言,抱怨时已经吃苦在前。每每不正经,到底真踏实。

    就像技术部另一个九五后小哥哥许朋,总一副脸盘圆圆、笑眼弯弯的喜乐模样,老是一手弹烟、一手不闲。说起值夜,他颇不好意思讲到了工作后独自值的第一个夜班,“在石头上坐了一整夜,不知道合眼。” 

    作为年轻人最多的一个部门,技术负责人王康康年纪最长,却也才是八七年。春节前的一晚,他带着技术员杨浩、质检员赵丹两位九六年的小哥哥,在会议室一起对着课件学习BIM。

    我问,为啥要自己加班。

    齐答,因为重要。

    看了看,咦,怎么不见另一个技术员兰晓萌?

    第二天。哦,他在现场值了一宿的班。

    总是到晨起就岗,我才知道谁又值了一宿的班。那些值了半宿的,便又同大家一起吃了早饭,照常上班。“才值半宿,不值当啥,已经回去睡过了。”这是我问刚值了夜班又照常上班的土建工长曹林时,他的回答。

    一工区长陈东和二工区长庞文霖更是年轻,一个九一年,一个八八年,领着弟兄们在现场没日没夜地干。问他们,大家值夜的台账呢?答,到谁值班,轮着就值了,谁记那东西!

    除了现场值夜,还有一种夜班,叫“我在办公室睡了一夜”。商务部、安全部不在现场值夜班,但事情多到“你们回吧,我今天睡办公室”,起初是八八年的商务杨经理这么干,后来九六年的安全员孔德辉也加入此阵营。至于,有多少时日是零点后下的班,那便是数也不必再数了。

    你问他们为什么要值班。

    他们答,“因为领导安排”,“因为工作需要”,“因为现场要这样,现场要那样”……

    “我再干会儿,急啥急,回去恁早干啥。”这是杨浩的口头禅。

     “你不懂,现场的活儿生产技术都要干。”兰晓萌如是说。

    “因为正年轻。”淋了夜雨冻感冒的顶着黑眼圈的吴睿这样答。

    所以,才这样,立于夜雨,迎着晨星。


   商务员居义(右)进行材料过磅


施工员吴睿(右)在核对签单


安全员孔德辉在整理资料,其时21:24


(责任编辑:张雪华)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